读书网 > 五世阴阳路 > 第七十九章 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第七十九章 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身前的陆子濠,嘴中喊到:“我擦!怎么是你!”

  陆子濠对着我眨了眨眼睛,拿起手上的酒瓶往嘴里灌了一口:“嗝儿~你当我想来。?共皇桥履愀鲋钦嫌职牙显频募苹?苹盗。”

  我连忙问他:“天哥在附近对不对?”陆子濠白了我一眼,说:“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我俩很熟吗?”

  我咬了咬牙,说:“抽喝烫你别太过分了啊。”陆子濠一听跳起来指着我说:“好小子,我生平最恨别人看不起我,你不叫我名字也就罢了,还侮辱我抽喝烫的爱好。我要跟你决斗!”

  我懵逼地看着他,心说:“我什么时候侮辱你爱好了?还是说你认为自己太挫配不上抽喝烫三个字。”

  我跟陆子濠吵的正开心呢,背后传来鬼王阴冷的声音:“我说,你们两个是当本王不存在是不是!”

  我拍了拍额头,麻蛋,被这个奇葩搞得忘了我们还在这鬼王的四方鬼域中,我手中剑一横对着陆子濠说:“你人都来了就帮我开个后门,我们先逃出去再说。”

  陆子濠抽了口烟,淡定地开口说:“出不去了,我用来打穿四方鬼域的法器忘在外边了,现在四方鬼域的缺口已经愈合了。”

  我回头一看,心中顿时凉了一半,果然四方鬼域的缺口已经全部愈合了。我脸色复杂地看了陆子濠一眼,问他:“你跟天哥在一起的时候他有说过你脑残吗?”

  陆子濠淡定地摸了摸自己的卷发,回答我说:“老云。???8?宜蛋パ,这些小细节不要在意了,谁的青春不迷茫呢?”

  我头上青筋跳了又跳,心中在咆哮:迷茫你妹。∧阏庖丫?浅嗦懵愕闹钦狭税桑∥艺?蛩憧?诼钊说氖焙蛏肀叩男〔乓话寻盐彝瓶?。

  我回身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之前站的地方已经被阴森鬼气所侵蚀。

  鬼王一脸狰狞地看着我和陆子濠说:“我说,脑残也要有点限度。≡诒就醯乃姆焦碛蛑谢谷绱朔潘粒∧忝蔷烤故钦娴纳祷故钦娴恼宜溃 包br/>
  陆子濠无奈地摊了摊手,对鬼王说:“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喝酒喝开心了,忘了拿法器进来,不然小爷早打你了。”

  鬼王怒极反笑,指着陆子濠说:“好好好,死到临头还敢如此嚣张。别的脑残都是人造革,你是真的皮!”

  我无语地看了眼鬼王,心说现在的鬼都那么跟得上时代了?

  不过皮归皮,该打得架还是要打。陆子濠皮完鬼王以后深吸一口烟,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这才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

  陆子濠扔了手中的烟,转头对我和小才说:“我用完这张符以后你们就赶紧往刚刚我打出来那个缺口的方向跑。”

  小才哼了一声,说:“什么时候你有那么好心会救我。”

  陆子濠疑惑地看了眼小才,然后恍然大悟地说:“握草,怎么是你这个小崽子!算了算了,当我血亏,你们赶紧跑。”

  陆子濠手持符纸口中念咒:“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神宵雷君,化身神临!”符纸燃烧起来,陆子濠浑身暴起一阵雷光。

  陆子濠被雷光侵没,眼眸中都染上了紫色,在紫色快完全占据他的瞳孔前,他甩手一记雷光向之前鬼域缺口的方向扔去,口中大吼一声:“走!”

  小才沉默着,拉上我和晕倒的王杰就向外跑。那一道雷光直接再次把四方鬼域炸出一个缺口,我和小才一个跃身跳了出去。

  出来以后我们看向四方鬼域的位置,之前的铁门直接变成了一片枯林。四方鬼域,这就是四方鬼域!

  我看了看身边不省人事的王杰和依旧沉默寡言的小才,问他:“喂,你和那个抽喝烫有仇吗?看到他你就变成一个闷油瓶了。”

  小才依旧黑着一张脸,跟我说:“这件事以后再跟你讲,先叫人来救他吧,我这辈子欠谁的人情也不想欠他的!”

  我点了点头,感叹道:“这时候天哥要是在就好了。”

  我刚说完,身后就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现在这么废物吗?有什么事居然都只想得起我这个魔教妖人了。”

  我转过头去,看着天哥尴尬地说:“你是孟德吗?”

  天哥白了我一眼,说:“我只是感受到那个白痴用了召雷神符所以赶过来看看。你们两个白痴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这时旁边的小才举剑指向天哥,说:“云天青!还我青城阴阳剑来!”天哥看了眼小才,说:“看在小海的面子上,这次我饶你一命。”

  我看小才还想说什么,赶紧从身边抄起块砖头对着他脑袋就是一下。小才被我这一砖头直接拍晕了过去。

  我扔了手中的砖头,对天哥说:“天哥,回来吧,大家都很想你。”

  天哥看了我一眼,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救你,以后你是你的蜀山少掌门,我是我的魔教妖人。再见,就是跟我的剑说话了!”

  我心中难受地对天哥喊了一句:“天哥!”天哥伸手示意我别再说下去了,那双充满了疲惫的双眼中亮起一道光芒。

  天哥缓缓地把手放到了随身阴阳剑的剑柄上,头也不回地跟我说:“我现在进去救另一个白痴,带上你朋友走吧。”

  天哥说完摆出了一个很奇特的姿势,他身上的灵压不断在提前。看着这如此熟悉的一幕,我感受到自己瞳孔一阵收缩,如此相似的起手式,还有那相同的阴阳眼。

  我在心中呐喊:“这是叶一夕的七劫剑诀!”

  果然,当天哥身上的灵压到一个极致之后全部灵压突然像龙吸水一般全部进到了他手中之剑。这一幕跟当时在蜀山故道中叶一夕使用七劫剑决时简直一模一样

  天哥低声轻语:“七劫,惊雷!”下一刻一道耀眼无比的剑气直接斩在了四方鬼域上,顿时整个四方鬼域被切开了来。不是打出缺口,而是活生生把四方鬼域切开了!

  这要是在鬼王没来得及展开四方鬼域的时候施展道术击败鬼王我和小才联手也能勉强做到,在四方鬼域中击败鬼王就是另一个层次了,但是能直接切开四方鬼域的实力那就有些恐怖了,从内部打破四方鬼域和从外部强攻是两种难度。

  不过这个不是我最震惊的,最让我震惊的是天哥怎么会七劫剑诀?这不是叶一夕师徒的秘传吗?叶一夕师徒之后这部秘法在蜀山都失传了,天哥又从何学来?

  真的是命吗?相同的剑术,相同的阴阳眼,同样入了魔道。心中这个念头一起,我看天哥的身影居然和记忆中的叶一夕有了一丝重合。

  这时,四方鬼域被切开后露出了里面的景象。四方鬼域中陆子濠一身雷光闪耀,手持宝刀正和鬼王厉北辰战得火热。

  果然这些当世奇才没一个是浪得虚名。这陆子濠居然能在四方鬼域中和鬼王打个不相上下,这是许多成名已久的法师才能做到的。

  四方鬼域一破,鬼王厉北辰口中一口浓郁的本源鬼气就吐了出来。这伤势基本就等同于人被打得吐血一般。

  厉北辰看着天哥怒道:“小子!你竟敢破我四方鬼域!”

  天哥没有回厉北辰的话,手中阴阳剑再次收剑入鞘,又一次摆出了七劫剑诀的起手式。

  厉北辰看到天哥手中阴阳剑的时候瞳孔一缩,口中吼道:“你那是什么剑!为何会让本王感到死亡的气息!”

  天哥依旧没有理厉北辰,身上的灵压、剑意不断地往手中阴阳剑中注入。

  厉北辰也感受到了这一剑的恐怖,脸色一变,连忙说:“小子!你我素无仇怨,就此罢手如何!”

  天哥依旧不理,手中惊雷剑术眼看就要斩出。厉北辰顾不得和陆子濠纠缠,化作一阵阴风就要跑。

  此时,天哥已蓄势完毕,口中低语:“七劫,惊雷!”

  霎时间,一道煌煌剑光斩出,宛若石破天惊一般斩中了正在逃亡的厉北辰。

  厉北辰身上被斩下一团阴气,惨叫着飞走了。那团阴气落地之后并未消散,而是凝成了一颗蓝色的宝珠。

  天哥看也不看飞走的鬼王,持剑向场中的陆子濠跑去。陆子濠见鬼王飞走了,环顾四周,看见跑来的天哥,嘴角勾起一丝狞笑,飞身跳起对着天哥就是一刀劈下。

  天哥侧身闪过这一刀,一脚把陆子濠踢开,同时,天哥眼中闪现出八卦道图罩在了陆子濠身上。

  陆子濠仰天怪叫,过了差不多两分钟才平静下来,身上雷光褪去。

  陆子濠看了看天哥,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说:“老云。?飧稣娌还治,我没想让你来救我,意外,意外。”

  天哥白了他一眼,说:“罚你这个月不许喝酒。”

  陆子濠苦着一张脸说:“别那么狠吧。”天哥没说话,回身走了。

  陆子濠连忙跟了上去,我也想跟上去的时候被陆子濠伸刀拦住了。

  陆子濠看着我说:“别再给老云惹麻烦了,你现在还帮不上他。”说完,陆子濠收回了刀,指着那颗蓝色的宝珠说:“走的时候记得拿上那个,老云刻意给你留的。”

  陆子濠说完也走了,我留在原地,到手握拳,不断地想,是。?一固?趿。

看过《五世阴阳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