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长风万里尽汉歌 > 第四百章 有种他们就别做官!

第四百章 有种他们就别做官!

  夺取天下,第一自然重在实利。可声势到底不能轻视。无论是赵宋还是陆谦,亦或是方腊军,终免不了要为一些虚名所累。

  前者是迁都,若大盘不利也。后两者就是失了先手,先天不足。

  赵宋百多年荣养官僚,恩遇读书之人,以至中原风气大变,汉唐风韵尽散。形容一人才再不是文武双全,出将入相;而是读书种子,风流才子。

  如此,梁山军与方腊军都选择了当今士林的对立面,不管原因为何。而赵宋则极得士林之心。

  现如今宋室西军南北征讨,但凡能够得手,那就好比盘活了一条大龙,整个气象将焕然一新,整局棋也便就活了。

  若说先前宋室连番受创,于天下人眼中就只剩下六十分了,甚至都还有不足。那么现在他们有至少有七十分。

  从6:4且不足到7:3,这可是跨越式的进步。

  而方腊军打金陵城,陆谦打东京城,这同样就是在劫杀宋室的气运。两边若得手,局面便就是6.5:3.5之局。而田虎没被消灭,反而逃窜去了河北,或是王庆与杨幺合流,这局面就又是6:4了。

  当时局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陆谦看着整个地图,心里觉得这态势还真就跟下围棋一个理。

  而每当淝水之战、襄阳大战这种决定命运的战役爆发时候,那就好比14年农心杯三国擂台赛的收官之战。

  前者是就檀啸、周睿羊,在棒子主将朴廷桓沿着末路一路狂奔的时候,前者连走错6个官子,后者在黑83可以一举吃住中腹白大龙的时候,却只满足于割吃左上白两子,放引颈就戮的中腹白大龙一条活路。最终却反被全部吃进去。一如淝水之战的苻坚,前后局势岂区区一个“大逆转”可以形容的?

  后者就是时越,“命运之矛”横冲一刺,敌军大龙立刻殒命。一个王朝也就此落下帷幕。

  收起心中感慨,陆谦引大军,沿五丈河,直奔东京撞去。首当其冲的东明县,不战而降。大军杀进城去,内中一应官员和富绅是一个也没。

  县衙唯独剩下一个孤寡老军,见了当头的霹雳火,一句话没说先就瘫倒地上,三十六个牙齿捉对儿厮打,心头一似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的响,惧怕的说不出话来。

  待陆谦见到这老汉时候,后者想走的利索来见礼,却浑身如重风麻木,两腿似斗败公鸡。

  霹雳火见了,便就开口说道:“启禀大王。这东明县的官儿贯会取巧,封了库房,言语一声钱粮自在,休威逼残害本处乡亲父老,人自逃去了。就与这老军一贯钱财,要老汉守在县衙传话。”

  陆谦一听便笑出声来,这里的官儿真是会做面光,以为他不知晓情况么。区区东明县库,能搜的出百十贯钱财千百石粮食都是庆幸。让人将已经跪倒地上的老军搀扶起来,陆谦说道:“兄弟们且看这大宋如何不灭?堂堂一地父母,不思守土之责,不思安民之任,只来弄这些玄虚。偏偏如此鸟官还充斥朝野上下,结党营私,颠倒黑白,诬陷忠良,排挤善类,这万里江山社稷,这天下黎民百姓,岂能得好?”

  刘韐早就放弃了东明,那封丘、长垣、尉氏等地也尽数被他放弃。全力以赴的固守东京城。

  诸县官府也早没甚威严,乡村皆有结社集保者,后者才是真正的实力派。只是陆谦大军西进,那沿途道上的民团尽数下旗,他们可抵挡不住这般的军势。如是各回各家,或是紧闭柴门,或是携家远远避开,只看梁山军是否真的如人言语中那般的仁义。

  身边众人听了陆谦言语,都是大笑。文人士大夫之虚伪,东明县城显露无疑。

  吴用拍手叫道:“大王所言极是。堂堂一县之长,且不如一孤寡老军。后者得一贯钱财,尤尽忠职守。前者得朝廷官禄,享朝廷威福,危难来临时候却跑得自快。如此朝廷不亡安有天理在?”诸将听了都说有理。

  陆谦如是叫人赏了那老军十两白银,让他自去安身立命。

  当日大军进驻东明,距离东京城就咫尺之遥。

  堂堂京畿之地数百万人口,有那对梁山军避而远之的,就一样有要主动亲近、投靠梁山军的。要知道,打东京城漕粮断绝,那苦的可不只是城内之百姓,便是城外百姓也一样深受其害。

  这梁山军是否能有传说中的仁义且不提,可这好歹是一个去路。

  南彰镇的李远便是如此想的。听闻东明县被破,他当即便带着五七随从,打马奔来东明。

  “这李远李六郎是何许人?”陆谦听了问道。

  “据悉是南彰镇一落地书生,多次应考无成。所幸家里还有几亩薄田,功名无望,便做耕读。为人乐善好施,在本处颇有人望。”随在身侧的乐和张口答道。他在听闻有人主动来投时候便留了心思,着人去寻本县的百姓打听,相互应证之,李远何许人也,早熟记在心。

  “你且去见他。”陆谦却是没必要亲自见一个小小李远,纵然这李远是此行京畿路上第一个主动投奔他之人。

  现如今他正看着东京城的城防而头疼。

  东京城周围五十里,分外城、内城和皇城三重,每一道城墙外都有护城河,又称护龙河,宽十丈有余。城内河道纵横,全天下皆知四渠漕运汇聚东京城。眼下的汴梁人口高达百五十万人尚多,比之唐长安的百万人多出一半以上,但东京城的城池面积面积却只有长安一半稍多,故城中楼房较多,而街道较窄。

  如此局面显然不利于大军摆开阵仗。可留守东京的刘韐还在过去的半年中大肆修筑街垒。宋太祖赵匡胤乾德三年颁诏废除宵禁,宋仁宗赵祯废报夜街鼓,拆除坊墙,彻底冲决了唐时的里坊制。可如今的刘韐却是全盘复古,他恨不得把东京城内外一百二十一坊的坊墙全部垒起。

  这是要干什么?

  配合着他早早把钱粮兵甲悉数搬入内城,那盘算就清明的很了。

  刘韐手中兵少,偌大的东京外城他防守不来,也很难真的防守无漏,他这是在给外城失守之后继续于内城甚至是皇城中做抵抗而准备。虽然不知道那时候他手下兵丁还有多少斗志,可如此打算本就是给陆谦添乱。

  据依旧潜伏在城中的张三来报,刘韐已经关闭水旱诸城门,东京城内各坊都在编组青壮男。?飧龅挂舶樟。刘韐还在夜间布置丁壮据守街坊,无有令牌者,一旦发现,全部拿下。一定程度上为张三制造了不少麻烦。

  那支在济州城下逃脱,南逃徐州后转道绕回东京的折家军残部,是刘韐手心里的宝。从编组新军到巡夜治安,都少不了他们。但城内折家军的士气却不甚高。“这倒是个好消息。”

  “只可惜老子这几年里于城中的布置啊。”刘韐这厮如此布置,叫陆谦在东京城内下的功夫,十八九是要打了水漂了。思之可惜啊。

  ……

  李远是个读书人,可几番进考,却皆没能得愿。所幸家里头也有点薄田,功名无望,种地耕读总行吧。结果兵荒马乱的一来,种地是也没了希望。因为本人平日中有些名望,这村落结社联保时候他就被南彰镇推为首领。

  自己读了这么多年书都没有能够混出名头,李远对于赵宋朝廷早已绝望。如今梁山军打来了,而他那南彰镇又确实缺粮,他便连实地考察都省过了,引着几个亲近之人,骑上南彰镇仅有的几匹劣马,直奔东明县城而来。

  李远好歹是读过书,知道自己这般小人物投奔根本于大局无补。他在京畿路无甚名头,便是被立榜样都不够格。待知晓是秘书少监来见自己,已经大喜过望。

  乐和招揽李远的过程很简单,后者完全是纳头就拜,尤其是乐和直言会拨调一笔粮食于南彰镇之后,那整个过程就更顺利了。

  “小人久闻梁山军仁义爱民之名,钦慕已久。今日更蒙恩德,予以口食,救小人之父老亲邻,此等恩德,实当万死不辞,肝脑涂地以报之。唯愿大王基业永昌,早日光复天下!”李远话语中带着真挚。他好歹于南彰镇弄来了宝贵的粮食,如此可算报答南彰镇父老推他为首的恩情了。

  但转而又觉得可惜,可惜梁山军无长久占据京畿路的意思,不然他绝能在东明县个一官半职。眼下要显耀,却还要去山东考试。但如此又何尝不是一造化。

  齐王治下制度初创,其首次科考,重在扬名,难度之容易,可想而知。自己此番前往应考是想不中都难。且现在他也不是没有官身。虽然只做招揽流民之功,但安民知事也叫他听了就欢喜。

  乐和回头于陆谦如此说来。

  “这般说来这李远倒是诚心投效我军的?如此之读书人,真属少见。”陆谦说着叹了口气。

  他这要开科举的消息都传出去不短时日了,且此次科考还无有限定,报名即可参入。闻焕章的来却报说,已经落实的,将参加科考之人名,才尽刚刚过五百。

  这个数额可真是少的可怜。因为这五百人中水分太大了。

  要知道,这五百人中有大多数是各州府的大学生与国子监生,扣除掉这些,那非官学体系者报名科考的怕才百人上下。

  这赵氏果然得读书人之心啊。当然,这也可以说他陆谦不得士人之心至此!

  要不然的,这天下中怀才不遇者何其之多?想要荣华富贵的何其之多?当初都能有张元吴昊,何至于现下不能有?

  也就是赵宋之所得读书人,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虫’。而不是汉唐时候那些上马能治军,下马可安民的伟丈夫。不然陆谦还反个鸟!

  “一群混账玩意儿。错过老子化龙之机,看日后不要后悔。待我鼎立天下,定要好好整治他们一番。”今日你对我爱答不理,明日我叫你高攀不起。儒家都是甚玩意,陆谦如何不知晓?有种他们就别做官!

看过《长风万里尽汉歌》的书友还喜欢